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岛的博客

 
 
 

日志

 
 

诗歌在意象中跳荡  

2013-11-25 13:24:00|  分类: 诗歌,诗人,杨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歌在意象中跳荡

           -----读诗人杨林的诗集《有缝对接》

                                                 中岛

我们阅读诗歌是需要通过心灵来感受,没有心灵感受的句子不能称其为诗歌,无论是当代诗歌、古典诗歌,中国诗歌、西方诗歌,还是任何具有流派方向的诗歌,都必要有这样的表达元素,这是诗歌生命力与艺术价值观的始然。

用心灵感受诗歌,和用心灵写作诗歌都能够使诗歌成为生命力的化身,越是形象的诗句,就越具有打动心灵与生命的效果。读诗人杨林的诗歌就有这样的可以与心灵想通的生命效果。

杨林成名于他的重要接龙长诗《春夏秋冬》,这也是中国首部接龙长诗,每段的未句是下一首诗歌的开句。这首长诗围绕中国农历二十四节气、七十二候,逐步尽兴展开,其独特的构思与抒情让人浮想联翩,诗歌共96首、有1000行,洋洋洒洒,蔚为大观。

在去年长沙的这部具有特殊诗歌意义的研讨会上,我是这样评价杨林和他的重要长诗:“杨林的这部重要接龙长诗很是不一样。我比较赞同伊沙的观点,我认为来源于生活的诗人和诗歌比其他空乏的表达更具有力量。杨林通过他这部完全具有中国特色节气的文化符号诗歌,把田园生活的民俗化抒发的淋漓尽致,其节气的诗歌化也属登峰造极,是诗歌生命的回归。在现代化的社会,怎么把生命活得更简单、质朴,更有意义,通过这样高雅的诗歌传播方式来完成,杨林的接龙长诗《春夏秋冬》做出了很好的榜样”。

那么,他的诗歌为什么这么快就受到了社会各界极大的欢迎和业内专家、学者的高度重视呢?

实际上,正是他通过这样的诗歌结构样式,表达一群人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才会引起不同凡响,特别是依靠节气生活的中国农民,他们简单而朴素的生活状态更具有一种健康的人文情怀,这在今天无病呻吟的诗歌环境里,确实也是诗歌界,值得提倡的一种写作精神。

在阅读杨林最新出版的短诗集《有缝对接》时,这样的心灵感受对接也一直不断的出现,使其与之生命的呼应更为强烈。

心灵是一个人生命的重要窗口,喜怒哀乐都在这里汇集,其能量无论是外来的还是自身的都能够提升或者毁灭一个人的精神世界,那么,我们如果选择诗歌阅读至关重要。

美与伤痛同时存在我们生存的世界环境中,但不能因为过度注重美而忽略伤痛的存在,也不能因为有了伤痛而一蹶不振,认为世界没有美。我们的诗歌就是在完成它们,对接它们。

诗人杨林的诗歌,在大美的表达上尤为出色,即使是忧伤的,也一定充满了一种美的和声。

鸟从海面上划过一道波浪

过去就开了一道口,我在这忧伤里

呈现-----

苦笑,抖落惊慌,与落寞

保持坠落与腾跃的平衡,面向广阔

吞咽那深深的蓝

--------------------

杨林在他的《似水流年•划痕》中把生命体验进行了图卷似的语境“排列”,这是一种伤痛,更是一种大美。

这样的具有生命观的诗歌表达,在诗人杨林的诗歌中比比皆是。而在运用意象表达生命体验的诗歌,也是杨林更为擅长的一种诗歌的表现方式。像

《动植物后遗症 》就具有这样的灵魂理解。

 

声音划破天空,流出远山和近水

流出幸福的音质,不能把握的天明

 

美丽是想象的颜色,在眼睛捕捉不到的深处

独自艳丽,为着逝去的春光

 

深爱自己的回音,辽远地相思

心灵每一次绽放,只有风吹动着树叶

 

饮食婉转的天色,用歌唱替代空旷

即使看见了,也是一只鸟的命运

-------《动植物后遗症》之一:一只看不见的画眉

 

充分的意象,让诗歌呈现出更具有想象的空间,这源于杨林在诗歌的艺术观的把握上。意象诗歌写作简洁而含义丰富把不同时间,空间的两个或者多个可见意象并列在一起,借以启发和引起别的感受。意象诗歌大师休姆说:“两个可见意象的组合,可以称为一个视觉的和弦。它们的联合使人获得了一个与两者都不同的意象。”庞德作为意象派诗歌的里程碑式作品《在一个地铁车站》:人群中这些面孔幽灵般显现,湿漉漉的黑色枝条上的许多花瓣。

诗人杨林在他的诗歌意象上似乎也在寻找这样的接口。他的诗歌通过饱满的意象完成着他内心对眼前世界的描述与独白,而这样的描述和独白更多的是在为自己和他的环境“画像”。

 

无极而终。

蜷缩一团浮云内,于形而下

静到窒息,以为梦幻是仰望的中心

那无边无际的牵引,凿开时光

让灵魂在混沌里穿越、往返

拯救冰封与垂死的身体

甚至忘记了伤痛,那些有形的腐烂

无形的挤压,以及命运焚烧的烈焰

足以粉碎紧握的拳头、灌风的耳朵

当吞下漩涡,也淹没于漩涡

流水留下晶莹,等光透亮

但绝不委身黑暗,与更美的假设

从寂静中来,通过死亡回到更好的寂静中

在手心发现了夺目

也就有了初始、中心和归途

 

 

太极而定。

口含日月,于形而中悬浮

双脚被尘土浸淫,沉陷的暗夜

褪去原色,供奉冰洁的头颅。

相信的事物,体内封存的一株水草

摇曳春夏秋冬,以及爱恨情仇。

一切记忆都已固化,显露圆润和饱满

坚硬,似水柔情,透彻

有着天空的音色,可以容纳整个世界的风雨。

内伤,是时光的齿痕

撕咬姓名,又雕塑了灵魂

沉重,空灵

这双重的品性打磨的人间,也是倒转的天堂

在地狱之上腾挪,抚摸真实的心跳

在陈旧中,点燃自己的光泽

在碎裂前,比影子还轻

 

 

阴阳而生。

枯黄得透明,于形而上飞翔

昼夜是独自的。迷恋这交融的欲念

背脊是山峦的重影,追逐

那每一条经过的河流,以及来世。

在自己伤口里重逢,身披雪雨霜露

顺势流动却在逆势里静止。

呼吸着孤独,渴望那并不真实的烟云

构成魂魄合一的家园,然后

通过物质的霉点,精神煽动独立的羽翼

风声里失去了根系,弯曲中

和盘托出了天地,被爱收复。

敏感于虫鸟细微的呼唤,又常常被雷电击中

倾倒于钟情和张望,忧郁随时醒来。

爬行,唯有思想独立

罪孽深重,却迫不及待等自由挽救

散乱,凝固,守着自己

冰清玉洁

-------杨林组诗《玉髓》

 

实际上,意象诗歌写作最早起源中国古歌谣,到了唐朝通过李白等诗人们的努力,达到了如火纯清的高度。比如:“两岸青山相对开,一片孤帆日边来”。“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这样形象生动的诗句不仅提升和丰富了汉语言的表达,更简洁形象的不同意象并置,因而引发诗人情感情绪在其中的某一意象含义中获得形象的支撑,完成一种全新的阅读感受。

在杨林所有诗歌中,意象成为他的诗歌的艺术生命。

不过,在口语诗歌写作上,杨林也是个不甘落后的诗人,比较经典的一组诗歌《抽身而去》,读了几遍都余味无穷,尤其第一首:

兄弟,我该走了

10月的夜容易深,也容易冷

你的足印有雪的味道

来自回忆的深渊

踩响了,我深埋于胸中的春雷

 

我们喝酒,骂娘

谈论人生虚无的高度

以及女人闪电的性感

享受时间的狂欢

然后,在沉默里啜饮沉默

 

兄弟,我要走了

也许这是最后的告别

我只能作为一个谈资留给你

证明快乐的后面有多么的辛酸

彼此倾诉,也是一条出路

 

各自返回剩下的冬季

我注意到你忘了紧扣拉链

风代替眼泪,在喉管里回旋

我和你一样隐忍

不回头,把夜甩在后面

       -----------《抽身而去之告别》

 

读诗在告诉自己生命意义的存在,不是简单和盲目的。世界对于我们每一个人都具有伟大而平凡的意义,而这种意义是我们纯洁之诗心的感悟,这是生命体验所获得的灵与肉的升华。我们需要与人与事物对接,这一点每个人都应该清楚。

读诗吧,把生命寄托到诗歌的世界中,纯洁自己和他人,活灵活现的徜徉,您将永生!

  评论这张
 
阅读(7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