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岛的博客

 
 
 

日志

 
 

邹静之:电视剧要说人话  

2006-10-10 12: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中国目前最当红编剧之一的邹静之,在影视圈内可谓是“炙手可热”,而他带给影视圈一股新鲜之风也非他人可比。
    无论是张艺谋的《千里走单骑》还是吴宇森的《赤壁之战》以及张国立的《第601个电话》都让人们感受到了邹静之出手电影界的魅力。
而邹静之自己又是如何面对外界对他的看法,他又是如何选择自己的写作方向的。为此,《电视指南》专访了有着“金牌编剧”之称的邹静之先生。
 
我感恩 我竞争上岗
 中岛:你好,邹静之先生,很高兴能接受《电视指南》的采访。作为国内顶红的电视剧作家,今年又红到了电影界,可以说你的红绝不亚于最著名导演和影视明星,但也有人对你的红表示了看法,说这只是你的机遇好,并不代表你就有真正的实力,你怎样看?
 
邹静之:我同意他们的说法。我在四十岁以前过着充满了艰辛的日子,包括在写作上都很不顺。我三十岁左右才从北大荒回来,而写诗大概是在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四十多岁以后才开始从事影视剧的创作。荣幸的是,我创作的第一部电视剧就与张国立、冯远征、剧雪等优秀演员合作。之后,我和张国立的合作一直到今天还在继续,包括刚刚在播的他导演的首部电影《第601个电话》。
    张国立是一个非常认真的人,我也一样,他比我小两岁,属马,我属龙,大家都把我们的合作比作龙马精神。因为,我们都是把自己干的事儿当事儿的人,包括后来和“铁三角”(张国立、王刚、张铁林)的合作都在愉快中进行的。我很少去片场,私下里我们都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大家都交心,可以说一些不是朋友不会说的话,非常融洽,年龄都相当,经历也差不多。我非常感谢张国立、王刚、张铁林这批演员给我所写的电视剧带来的光彩。我很感恩,大家认为我的机遇好,我愿意认同大家对我目前微小的成绩所做出的判断。
 
中岛:著名导演张艺谋等请你写电影,是不是也看到了你显现的品牌价值,有人估算你的品牌价值应该在5000万以上,是这样吗?你怎样看待自己的品牌价值?
 
邹静之:没有,没有。我觉得这都是以讹传讹,是媒体的想当然。我其实介入《千里走单骑》写作的时候,《英雄》还没播映,很多人又会说什么《英雄》《十面埋伏》没写好,才找的我,这些都没有任何逻辑关系和因果关系,我只是一次偶然的竞争上岗,就上了岗。在我之前也找了几个人写(有说是找了十几个人在写)。这部电影是导演张艺谋为日本著名演员高仓健量身定做的,要求电影讲一个日本老人来中国的故事,我把这个故事讲通了,没有任何其它别的因素;这部电影需要的就是能够体现日本老人来中国的合理性,也许我写合适了,这就等于蒙了他(张艺谋)。
 
                     
我不认同拍电影的人比拍电视剧的人高一等
中岛:有媒体说你放弃写电视剧,投入电影剧本的写作完全是出于提升自己的格调,是这样吗?
邹静之:我觉得这不靠谱。我早就说过,写电视剧是一个非常非常累的工程,写电视剧就像盖一大片的房地产,也可以是很好的高档的社区。电视剧的劳动量是巨大的,因为主要演员在一个戏里只演七八场十来场,而作为编剧,三十场戏一个字都不能少,每个角色的命运勾织都不能少;不管是导演还是演员它是一个二度创作,而编剧按北京话说它是:一平地抠柄,是无中生有的一项工作。
    我已经五十四岁了,身体也不太好,就没再写电视剧。很多写电视剧的人写了几年也就写不动了。写电影和舞台剧,相对电视剧来说它不是盖一大片的房地产,它也许只盖一个小小的四合院,所以它的劳动量相对是小的,它的精致程度相对是精的,关键是劳动量并不差。比如一个年轻人每天可以挑100担土,一个年轻的瓦匠可以砌1000块砖,而上了年纪的就只能打下脚或者每天砌几百块砖就够了,但需要一定的精确度,我写了这么多年戏的,现在到了只有力量盖四合院而没有力量去盖大房地产项目的年龄。
    我从来没有认为电视剧比任何门类都低,我觉得文体之间没有高下之分,只有在本文体之间才有可比性,你非得说一个学哲学的比学语法的高级很多,这是错误的,你应当只跟学哲学的门类去比。在电影和电视剧方面,中国现在在亚洲地区水准最高的还就是电视剧。中国这么多年真是出了很多非常好看的电视剧,看一看周边国家和中国的香港、澳门、台湾在前几年一直争放中国大陆电视剧情景,就可以看出中国电视剧是最先走出去的,而且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我在日本,韩国就能经常看到在播的中国电视剧,在中国的香港和台湾每年都放到1000多集电视剧。像越南、缅甸等国家完全就是以播放中国大陆电视剧为主的。有电视剧以来的20多年中,中国在电视剧方面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也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其他的我就很难说了。拍电影的人总觉得比拍电视剧的人高一等,这个观点我一直不太认同。我是两边都干过的人,所以我认为没有什么不同,没有什么高下之分。
 
 电视剧要说人话
中岛::你曾经说过,语言像音乐一样,这是你在创作中最终获得的答案吗?你在创作影视剧时所使用的语言是不是也有这方面的感受,你是如何来理解语言和音乐之间的关系?
邹静之:我说过,诗歌要有音乐性的。比如我们的古诗是有平仄,有各种各样的韵脚,而外文可能也有韵脚,但没有平仄。中国的语言包括对白,当然不是所有的对白都能够带有音乐性,我指的是舞台剧,比如像“话剧”之类的。我小时候听的话剧、听的独白都充满了节奏感和音乐性。写电视剧时一般情况下是用不上的,能用的时候最好,但这并不重要,电视剧还是要说人话,把话说准确了是最重要的。

我愿意增加写作的难度和新鲜感
中岛:从你接受媒体采访的文章中了解到,你最推崇现实主义的写作手法,而你已经把它称为“永远的魅力”,那么,你是如何来区分你的现实主义和社会的现实主义,你认为的现实主义的魅力又体现在什么地方?
 
邹静之:我觉得你没做好功课。我在《五月槐花香》之前一直没有写过任何的现实主义作品,我不太爱写现实主义作品,写也是很偶然的,是最近几年才开始的。我在写《康熙微服私访记》《铁齿铜牙纪晓岚》的时候一直借助我个人认为的写法,按大的门类来说,一个就是写实的,另一个就是充满想象的,或者把它们归类为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这两种写法本身没有高下之分,这两种写法都出过伟大的大师;比如浪漫主义,还会衍生出很多很多,像后现代等等,它们属于不具有写实作品,而是靠排份来催生的一种写法,而现实主义写法就是很真实或者老老实实。我为什么在写了很多年(他们归结的所谓)的新派古装戏(有的人或者把它称为所谓的“戏说”),之后就写了像《五月槐花香》这种完全写实的电视作品来,也许是因为我年龄的原因,我更愿意讲点落地的事儿落地的话儿。
我个人认为,《康熙微服私访记》《铁齿铜牙纪晓岚》这样的写法在中国的古代也非常多,比如相声有个门类叫“八大棍”,代表作有《宋二爷》《满汉斗》《君臣斗》完全是这种写法,没什么可新鲜的,只是那些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题材的人才觉得新鲜;没有什么不好或者说违背历史,因为没有说它就是历史,它没有讲历史,很多讲的都是现实。我在四十七、八岁以前,包括写诗都不是写实主义的,我的写实主是受到刘衡《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和波兰斯基导演的《钢琴师》的启发和影响,我觉得他们那种写实的力量确实非常感人,所以我也愿意增加写作的难度和新鲜感,就写了《五月槐花香》这类风格的作品。
 
  很多人愿意称我为诗人
中岛:你是著名的诗人同时又是著名的电视剧作家或者说电影剧作家,在你看来,它们的不同在哪里,你是如何来衡量它们在你心里的价值和作用?你更看重的是哪个身份?
 
邹静之:我就是一个作家。我觉得中国的老派作家也都是各种写作都会涉猎的。据我个人所知,咱们攀高一下,像老舍写过诗歌、散文、随笔、小说、戏剧甚至写过相声、大鼓等等,他涉猎的东西非常之多,但是他就是一个作家。我仅仅只是写过诗歌、影视作品,称我为诗人也好影视作者也好,编剧也好我都认同,从来没有跟人纠正过,但我是以写诗走上文坛的,包括写歌剧、儿童剧都是在诗人之后,所以很多人愿意称我为诗人,我也愿意接受,因为我把诗人看得非常崇高。

 人生最幸福的是没有梦想
中岛:萧伯纳说过人生的悲剧在于梦想实现和梦想没有实现。而梦想说白了就是名和利,名利对于你肯定不是最终的目标,那么,你的人生观是照进了梦想还是远离了梦想,你儿时的梦想就是这样的吗?
 
邹静之:我不认为他的话是正确的。我认为人生最幸福的是没有梦想。没有梦想的人活得非常非常自我;更加自由、更加自然。我小时候的生活境况和整个社会的形态跟现在完全不一样,如果说有理想的话,就是书本教给我们的理想。我小的时候曾经有过一个想法就是能够成为一个在舞台上能翻跟头的大武生,然而我在十六岁就去北大荒了,到了北大荒的梦想就是能回北京或者能上大学,但什么都没实现。
    每一个阶段都有每一个阶段的梦想,甚至每一天有每一天的梦想。比如今天,我就想在写作之余跑到旧家具市场去转一转,这就是我今天最大的梦想。我坚信一个人不可能把小时候的梦想带到现在的,我个人觉得大都是在胡编乱造的。一个没有梦想的人也许生活得更加幸福,无欲则刚,因为他不被一些东西或者某些期待的东西牵着到处乱跑,到处感叹,到处悲伤。
中岛:你刚才说过,今天最大的梦想就是抽空去旧家具市场去转一转,我也听说你非常喜欢古董之类的东西,你的影视创作是否受到启发和影响?
  邹静之:就是从“打眼”开始,从受蒙骗开始,在不断的学习中,也有吃亏的时候,也有捡漏的时候,我把这个当成一种对物器的研究,我非常佩服欣赏包括沈从文那样的作家,在他没有写小说的时候,可以写出那么伟大的《中国服饰》,也佩服郭沫若这样的伟大的文豪,在涉猎小说、戏剧、诗歌写作之后,又有青铜、甲骨文等研究专著,当然我不能和他们比。
    爱好之外,也有这方面的因素。我除了写作别的什么事都不会干,如果有一天我不能或者剥夺了我的写作的话,生活对于我那就太残酷了。
 
跟写作没有关系 跟我的脖子有关系
 
中岛:你有一个非常奇特的小板凳,它成为你成功影视作品不可或缺的旁证。听说你只有坐在这张小板凳上,写起东西来才特别的有感觉。一张不起眼的小板凳给你带来了这么大的生活变化,甚至改变了你的人生,能否讲一讲小板凳上的故事?
  邹静之:我的生活没有改变。我的颈椎有问题,有的时候颈椎疼得非常的厉害,因为桌子和板凳太高了头就垂得太低,这更加重了颈椎的疼,为了不让颈椎疼痛就只能坐小板凳,这样的话胳膊架起来等于和桌子平视,头就不用低下来了,颈椎就不至于感到难受了。1998年我就开始用这个小板凳了,虽然我所有的电视剧、电影剧本以及舞台剧都是坐在这只小板凳完成的,但这跟我的写作没有关系,这跟我的脖子有关系。
 
 今年是我的舞台剧年
中岛:你最近在干什么,有什么新打算?
邹静之:最近,我经常去看舞台剧,很有感触,越来越喜欢这种艺术文体了。我较劲的时候是在三十五岁以前,现在已经五十四岁了,我已经开始随心了,喜欢去干的事情我就去干,而且争取把它干好。比方说,我现在体力不够了,而我又非常喜欢戏剧,写起来感觉特别有意思。在“非典”之前我写过一个话剧《我爱桃花》,在人艺演出了100多场,创造了话剧演出场次的纪录。这之前写过歌剧,这之后还写过儿童剧。我现在正在写两个话剧和一个京剧,名字就不说了。如果要说的话,今年可能就是我的舞台剧年了;我就是在坚定的而且充满了乐趣、兴奋的写着,不断地修改这三个剧本,而且为此乐此不疲。也许到时所呈现给大家的没有这么多,但都无所谓,哪怕只有片页的文体我也知足了。
中岛::现在有更多的青年都在往影视剧写作上奔,能给他们列出5本要看的书籍,5部要看的电视剧和5部要看的电影吗?
 邹静之:我觉得这样的推荐是危险的。每个人喜好是不一样的,一个真正想写戏的人,绝对不是从电视剧里体会写戏,我个人认为到不如让他去观察生活。比如邻居王奶奶怎么说话,街上的小贩子怎么蒙人。还有,有的人要搞艺术型的,有的人要搞商业型的,这怎么给人推荐?非常难推荐,而且五部是肯定不够的。书太多了就不说了。
邹静之推荐五部电视剧和五部电影
电视剧:《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
                  《五月槐花香》
                  《炊事班的故事》
                  《我爱我家》
                  《雍正王朝》
电影: 《美丽人生》
                 《钢琴师》
                 《地道战》
                 《燕南飞》
                 《士兵之歌》

邹静之,1952年生人,属龙,擅男高音,有农事经验及瓦匠手艺,下乡八年,做工五年。最擅讲故事,创作电视连续剧《康熙微服私访记》、《铁齿铜牙纪晓岚》、《五月槐花香》,歌剧《夜宴》,话剧《我爱桃花》等,近年创作电影《千里走单骑》、《赤壁大战》、《第601个电话》等。每部作品都引起强烈反响。被称为“中国第一编剧”,诗人。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